搜索
热搜:
查看: 1741|回复: 0
收起左侧

当代文艺低俗化及原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5-14 11: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当代文艺的低俗化及其原因

当代文艺的低俗化已经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我们打开电视,想看一个有思想内涵的电视剧,但往往很失望。我们看到的是什么呢?无非是些浅薄到家的伦理剧,一些庸俗不堪的爱情戏,其实是些色情戏、床上戏。我们想看一个有水平有品位的节目,但很失望,我们看到的往往是花花绿绿的倩男俊女,他们蹦蹦哒哒,扭着屁股,做着歇斯底里般的动作。那边奏着节奏感极强但不符合民族审美习惯的乐曲。色光和节奏相配合,会让你感到进了外星人的空间。从前那种令人振奋的舞蹈,例如大型音乐舞蹈史《东方红》,再也见不到了。流行多年的小品还在无聊地表演着。发了大财的面孔熟悉的小品演员在不知趣地出着洋相,做着令人发笑的动作,说着唱着,像疯子一样自我陶醉。赵本山老了,他生怕他的小品绝了种,便培养了不少徒弟。不男不女的小沈阳一朝成名,成了演艺圈的红人。一些精于化妆的演员,已经徐娘半老,但还是强打精神,在舞台上像小姑娘一样蹦来蹦去,非常活跃。人之老是自然规律,我们不能怪他们,多少真正的艺术家到老来技艺越加纯熟,很受欢迎。可是当今那些仗着自己的一张漂亮脸蛋,靠着一支歌,依靠某一位大款或者权势者走红的伶人,演来演去就是那一点东西,老了还是乏味地表演着,而不知观众已经厌倦,这就是悲剧了。

观众非常厌倦,这说法也是不确切的。这些人尽管演技浅薄,但还是有那么一些追星族在热烈捧场,向他们奉上鲜花。追星族们以为这就是艺术的最高境界,不,他们也许还不懂得有“艺术”这个词儿呢。这些少男少女,占了改革开放的光,吃得饱了,与时俱进,非常懂得享受,对那些大腕明星们垂涎三尺,梦里也想当明星。但是他们毕竟没有条件,于是有的人就陷进苦恼中,例如有的女孩为了巴结上刘德华竟然逼死了自己的父亲。啊,世界也真是奇怪。文革造就了那么一群关心国家大事的红卫兵,他们脑子里没有别的,只有革命,只有反修防修,圈圈功造就了那么一批虔诚的学员,传销者制造出传销的狂热,而当今文艺圈制造出一个庞大的追星族!

看看这些明星大腕的表演,看看追星族的狂热,我们真感到有点悲哀!

这是演艺圈的情况,大家都熟知,不必多说。再说文学创作。我们现在很难看到毛泽东时代的那些红色经典作品了。那些反映阶级斗争的作品早就被当成极左的东西打入冷宫了。像《艳阳天》《欧阳海之歌》、《红岩》《红旗谱》、《创业史》等等,恐怕好多人都很陌生了。多少年来,正直的作家,有水平的作家,早就搁笔了。他们无意跟那些低俗作家竞争。而低俗作家们却像浅薄的明星们一样一个个发迹了。他们在酒吧谈着文学,将朋友喝酒时讲的一个笑话演义成一部小说,一个影视剧本。他们坐着小轿车,在大街上兜风,看看下岗后又摆小摊的工人生活状况。然后回来用电脑很快地打出一个剧本,那好一点的,为下岗工人说两句同情的话,大多数还是歌颂太平盛世的。是的,没有工人的下岗,哪有社会的进步?这些所谓作家毫无社会责任感,其实是些不学无术趋炎附势之徒。以他们那庸俗的头脑,浅薄的学识,不可能写出有深度的作品,至多写一些搞笑的、戏说的东西。有的人,文学知识几乎等于零,但是却洋洋洒洒写了多少部影视剧本。靠什么?美女作家和美男作家靠自己的性体验。这种性体验是很方便的题材,床上功夫他们是有两下子的,胡搞乱恋很在行。这的确是可贵的素材。于是出现了下半身写作的现象。而有个别从别人嘴里还了解那位世界著名的性作家劳伦斯,并以此说明下半身写作是正宗的……我们不必列举太多,就可以得出结论说,当今中国的文学是堕落的文学,某种意义上说,它已经不是文学,像德国一位汉学家说的,中国文学是垃圾。当然这位汉学家这样说是有他自己的角度的。

现在我们分析一下,中国当代文艺为什么走向了低俗化。

有些对此十分担忧的评论家认为,当代文艺低俗化的原因是作者素质太差,审美能力有限,把低俗的当成高雅的,把丑的当成美的。这种分析有一定道理,但是并没有找到根本原因。我们说文学是属于观念性的东西,他受社会生活的影响,受社会意识形态的影响,受政治的影响。要分析文学的低俗化的原因,不能离开社会生活、政治和当今的意识形态。

毛泽东时代,是革命的时代,大家把革命当成最崇高的事业。作家们以反映广大人民的革命生活塑造革命的典型人物为主。那时候的作家,根据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中的精神创作。写革命人,写工农兵。他们就像毛主席说的,把文艺当成团结人民、教育人民、打击敌人、消灭敌人的工具。当时广大群众的生活主要是阶级斗争、生产斗争、科学实验。革命的生活,必然涌现出革命的人物。火热的革命生活必然激起作家们的创作灵感。革命的作家便塑造出各种既有革命的共性又有鲜明的个性的典型人物。就像柳青《创业史》中的梁胜宝,《龙江颂》中的江水英,《欧阳海之歌》中的欧阳海。电影《雷锋》中的雷锋,《红岩》中的江姐,《红旗谱》中的朱老忠等。

从创作指导思想上看,那时候的的文艺创作是按照毛主席制定的文艺方针进行创作的。毛主席的《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成为广大文艺工作者和业余作者创作的指南。毛主席强调写工农兵,强调文艺为广大工农兵服务,因此文艺作品塑造的典型形象多是些工农兵英雄形象。当然里面也有知识分子和革命干部的形象,但是这些人也是工农兵化了的。

在毛泽东思想的旗帜下,广大群众的文艺活动也异常丰富。到处都大唱革命歌曲。群众在田间地头演出节目,毛泽东思想宣传队到处都是。尽管有些作品形式还有点粗糙,但是其内容是健康向上的,哪里有黄毒的影子?人民群众自编自演,表现自己的生活。他们不仅在现实中,在作品中、在舞台上也是主人。整个中国是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尽管当时的生活水平还不是很高,但是大家意气风发斗志昂扬,行走在社会主义建设的大道上。

80年代,文学有个活跃时期,主要是伤痕文学和改革文学。尽管伤痕文学是根据当时的领导给文革定出的调子写的,尽管它对文革做了严重歪曲,但是它毕竟是对一个历史运动的反思,所以这些作品还是有灵魂的。这灵魂就是我们通常说的主题思想。当时欧美的人道主义思潮、人性论对文学有很大的影响。作家们尽管在创作的时候还要看当局的脸色,甚至自觉和不自觉地做了政治的传声筒,但他们的创作态度毕竟还是认真的。不能否认,文学创作总是要带上一些功利性,但是当时的作家还没有做金钱的俘虏,文学的功利性,从大的方面讲是反思历史,推动改革,从个人方面讲,至多是为了通过自己的创作出名而已,没有几个作家想着通过写作发大财。

但是改革不久,中国就开始了转型期。这个转型,其内涵大家都明白,就是由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其实质就是变社会主义为资本主义。随着“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的号召,“一切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实施,全民经商风潮兴起了,人们头脑中残余的革命思想被金钱观念代替了。作家们也是人,他们也自觉或者不自觉地接受了这种观念。于是本来很有社会责任感的作家们,现在考虑如何富起来的问题了。金钱观念战胜了作家的良心,先前创作是为了人民,为了巩固无产阶级专政,是为了巩固社会主义,现在创作只为了钱。那么怎样才能赚钱呢?作家们开始动脑子了。改开之后,由于放弃了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放弃了共产主义道德教育,于是沉渣泛起,黄毒泛滥,善恶颠倒,美丑颠倒。一些居心不良的右派将西方最落后的生活方式,享乐思想贩卖过来了。于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遭到了亵渎,中华民族的优秀文化遭到了践踏,毛泽东时代树立起的优良的道德风尚也被抛弃了,人们没有思想,只剩下对金钱的追求,剩下对个人享乐的追求。不少人由于丧失了任何作为人的美好的情操,和对于国家民族命运的关心,只剩下生理的需要,开始追求生理的刺激。生理的刺激无非是美女美酒美食,就是感官的刺激。

作家们(如果可以把那些人叫做作家的话)看到了这一商机,就像一些人看到了开妓院可以赚大钱的商机一样,便用现代化的书写工具——电脑,胡乱地编造刺激性的故事,例如男女关系之类。不用说,就像酒可以立即引起人的兴奋一样,这类作品最容易引起一些人的兴奋。虽然官方也多次扫黄,但是不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打扫之后,黄毒会以变种的形势泛滥。我们在屏幕上看到的那些半隐半裸的躯体,那些稍微隐蔽一点的荒淫的情节,就是证明。还有小品,特别是一些已经非常出名的小品演员,他们是最善于用低俗的动作语言刺激观众的。小品这这种不能登大雅之堂的艺术,在中国几乎成了主流文艺形势。赵本山的小品,毫无忧患意识,在粉饰太平之余,就是讽刺劳动人民。如果用毛泽东思想的观点来观察,那些被他讽刺的小人物里面,有多少就是当年的贫下中农呀。

作家们为了迎合庸俗的小市民的审美情趣,还大量胡编乱造历史剧。大量的戏说产生了,大量的严肃的历史题材变成了闹剧。连京剧《沙家浜》里的抗日英雄也成了丑角。电视屏幕上大量雷同的家庭伦理剧,毫无思想内容,只有哈哈一笑一看了之的感觉。受到刺激之后,立刻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不注重作品的思想内容和审美趣味,只是为了赚钱而刺激读者和观众。这样做的结果,就促生了大量的文艺垃圾。然而就是这些垃圾,不但无谓的消耗读者和观众的大量时间,也骗走了国家和人民的大量金钱。

如果只怪作家,似乎是不公平的。这里应该从国家的私有化改革里面找找根子。私有化改革,使大批国营企业变成个人的。一些人轻而易举地一夜之间就侵吞了工人阶级多少年的血汗,成为富豪。这样的资本积累,跟早期资本主义的原始积累是没有任何共同之处的。早期资本主义原始积累虽然也采用了一些血腥的手段,例如英国的羊吃人现象,殖民主义者对弱小民族的掠夺,但是毕竟他们的积累也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要付出一定的代价。但是中国的资本主义原始积累,却是不费吹灰之力,只是办一个手续就可以得到大批财富。这些轻而易举暴富的所谓资本家,因其财富来得容易,所以天生具有奢侈性。他们用侵吞的财富,无所顾忌的享乐。还有那些手握实权的官员,他们利用手中的权力索贿受贿,也是一夜暴富。这些富了的人,因其丧失了信念,丧失了任何道德观念,所以只剩下动物的本能。动物没有思想和道德观念,只有感受生理刺激的本能。他们日日游于酒池肉林,荒淫无度,百无聊赖。他们需要在享受山珍海味和美女之外,也需要低俗文艺的刺激。官员可以违法乱纪,花巨资包场让小品演员和浅薄歌星来表演,以满足他们的耳目之娱。还有那些庸俗的小市民阶层,尽管地位低下,却也在盲目地追捧着低俗的明星和小品演员。具有低俗的审美趣味的观众就是低俗文艺市场。这样的市场又催生了大量的低俗作品。

低俗作品的最大特点就是没有思想性,只有生理的刺激性。我们看到剧场上那些像喝了符咒一样狂热地追捧明星的观众,实在有一种悲哀的感觉。那么是什么原因造就了这么一群?这要看多少年来当权者的所作所为。自从轰轰烈烈的文革失败之后,国家开始了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实际上已经告别了革命。特别是经过xx年那场风波之后,好多人对政治已经失去了热情。我们从主流媒体上很少再听到看到革命二字。配合私有化改革,主流媒体宣传的是个人奋斗,推崇的典型就是某某企业家如何创业。然而个人奋斗成功的极少,大多数人在改开的大潮中败下阵来。他们对创业失去了信心。青年们除了少数幸运者之外,大多数是失败者。于是他们开始彷徨了,彷徨之后就是麻木。麻木的人需要刺激,于是在艰难度日之余也从消遣的角度欣赏一下那些低俗的小品,听听宣扬“人类之爱”的流行歌曲,看一看俗不可耐的家庭伦理戏。这就是低俗文艺的市场。

至于浅薄无知的少年少女,那更是一个很大的市场。他们跟毛时代那些青年男女是不一样的。那时候,十几岁的孩子都知道毛主席的教导:‘你们要关心国家大事。”他们在学校里学的,就是时刻准备着,为共产主义而奋斗。他们唱的是健康的革命歌曲,演的是宣传革命思想的节目。

可以说,是资本主义改革造就了这么一大批低俗文艺的观众。

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链接申请|国际军棋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强军文化

国际军棋歌下载

GMT+8, 2019-12-9 01:58 , Processed in 0.119865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