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军棋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查看: 148|回复: 0
收起左侧

戴旭:失去毛泽东,中国将百年孤独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18 17: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戴旭:失去毛泽东,中国将百年孤独
标签:象棋 围棋 国际军棋
一、时势造英雄:“毛泽东的一生是伟大的”
   人民.png
  今年是毛泽东逝世37周年和诞辰120周年。社会上关于毛泽东的话题,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减弱,反而呈现出更加热烈争论乃至激烈对峙的趋势。从改革开放前对毛主席定位的众口一词到现在对毛泽东评价的众口不一,反映出三十年来中国在思想层面的“多元”已经达到空前程度,而这种貌似“多元”的混乱引发的族群对立和裂帛迹象,已经明显地体现在社会生活中。更深层次的折射则是:经过长时间探索实践,党和国家已经到了需要以一种清晰明确的建设和发展理论做指导,以一个大多数人都认可的精神符号重塑信仰、凝聚人心,以推进改革,再展宏图的时候。
  
  对于毛泽东截然不同评价的现象显露出一个基本事实:即中国有两个毛泽东:一个是现实世界的人,一个是精神世界的“神”。两个毛泽东时而合二为一,时而一分为二。这种奇特的时代景观是中国革命的历史造就的。
  
  中国共产党诞生的时代,正是世界列强蚕食鲸吞,中华民族一盘散沙,国家分崩离析,亡国灭种危在旦夕的时期。在晚清旧制度框架上仓促搭起来的国民政府草台班子,自身机制不全,腐败无能软弱无力。无论其从西方直接拿来的宪政框架还是军阀分治的实际军政体系,都不足以唤起民众完成推翻三座大山建设新中国的历史任务。
  
  时势造英雄,中国共产党作为民间力量,除了凭借自身的政治主张动员民众之外,还需要一位德才兼备文武双全,具有巨大人格魅力和思想深邃的领袖指引道路,“团结”大多数,重整河山。经过血与火的惨烈汰选,毛泽东在党和军队中的领袖和核心地位,终于在遵义会议后得以确立。在从失败走向胜利和“从胜利走向胜利”的事实面前,同时期党内外众多优秀人物不自觉地停止了思考,而心悦诚服地拥戴毛泽东为党和军队的领袖。后人在批评毛泽东时指责其“搞个人崇拜”,其实,个人崇拜并非是毛泽东个人刻意为之,如果没有过人的才能和人格魅力,没有过硬的成就,想搞也搞不起来——蒋介石通过拜把子的方式也想让别人崇拜自己,结果在一败再败的事实面前个人形象还是碎了一地。彭真同志说:“对个人崇拜,也要历史地看。讲对毛主席的个人崇拜,就不能把账都算在毛主席头上,我们这些人都有责任。扪心自问,我不是一个盲目迷信的人,但我就是崇拜毛主席。”“在党的历史上,几次重大关头,毛主席的意见开头多数人不赞成,他是孤立的,但最终的事实证明还是他正确,他高明,他站得高、看得远。这样一来,对他的个人崇拜就逐渐形成了,我也不例外”。“毛主席的一生是伟大的,他在我国人民心中享有崇高的威望。我们这么大一个国家,这样大的一个政党,没有一面旗帜不行”。
  
  二、泛滥于旧中国的西方思潮和封建陋习被“毛泽东思想”一扫而空
  
  晚清被欧洲列强撞开国门之后,西方的各种思想也随之涌入,洪秀全的“拜上帝教”就是西方文化入侵的政治产物。到了后期,君主立宪,三民主义,“德先生”“赛先生”,乃至“驱逐鞑虏,恢复中华”的革命口号,中国完全成了一个各种“主义”泛滥的社会。思想支配行动,对于个体和整体都是如此。晚清的思想纷争,导致原有统一的社会价值观崩溃,各种思潮凝聚起的政治力量蜂起、群殴,最后导致改革失败和革命发生,大规模社会内乱瞬间带来国家解体,军阀各自为政,庞大的人口如茫然的羊群在四野虎狼的围裹下惶惶不安不知所措。遂给外部强敌造成入侵瓜分的良机,亡国灭种危机接踵而至。
  
  此时,中国共产党的诞生,毛泽东作为英明领袖的出现,使处于危亡边缘的中华民族有了“主心骨”和可以追随的“头羊”。毛泽东和中国共产党此时进行的“革命”,完全不同于中国历史上历次亡国不灭种的农民起义式的改朝换代,毛泽东个人的目标也不是做开国皇帝——否则他就不会把长子送上生死未卜的战场,就不会一件睡衣补几十个补丁。毛泽东和他同时代的战友,是一批忘我的民族精英,他们追求的是整个民族的生存与复兴。
  
  在中国人对于毛泽东个人崇拜的背后,其实是走过历史灾难的中华民族对于整个中国共产党的感激和信赖,毛泽东在这里只是一个象征性的代表符号。对此《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歌唱祖国》等歌曲,都可视为整个民族的“言为心声”。因为有了整个中华民族的“神”,那些在中国泛滥了百年的各种西方思潮——从基督教义到宪政等,都被“毛泽东思想”一扫而空;那些在中国历史上延续了数千年、以儒教为核心的思想陋习也被荡涤净尽;一些有本族图腾的边疆部落,也自觉自愿地“尊奉”整个民族的“大神”,这种情况很类似穆罕默德创立伊斯兰教以统一信仰各异、力量分散的各阿拉伯部落的情况。此时的中国共产党,因为带领人民完成了新民主主义革命,打赢了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所以众望所归地成为整个民族的主心骨;此时的新中国,因为敢在建国之初,就开大军迎击由世界最强大的国家所率领的十六国联军并战而胜之,从而在世界上获得自汉唐时代以来少有的敬重;此时的毛泽东,作为思想导师和主要军政领导人,自然获得人民发自内心的尊崇。任何人都不能否认,在毛泽东执政时期,是中华民族历史上大团结最好的时期——全国各族民族亲如一家,海外游子如百川归流般回国效力。正是因为毛泽东作为“各族人民伟大领袖”如日中天的赫赫威势,边疆分裂分子刚一冒头就被风卷残云,一鼓而平。
  
  三、彭真:“我们这么大一个国家,这样大的一个政党,没有一面旗帜不行”
  
  中国共产党使晚清时期分裂的国家基本上重归统一,首先是完成了中华民族的思想统一,然后才是军事的统一。而在完成民族精神统一和国家版图统一等“身心合一”的过程中,中共自身也形成了“身心合一”的形态。这种行政领导和精神导师合二为一,类似政“教”合一的体制,在当时是新民主主义革命能够成功的根本保证,也是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得以开展的基本前提。
  
  但是,这种体制是一柄双刃剑。在决策正确的情况下,人民对领袖这种不假思索的宗教式信仰具有山呼海啸般的力量,在领导决策出现问题的时候,其破坏性也十分巨大。由于是在追求建立一个前无古人的、理想(甚至不乏浪漫幻想成分)的全新社会,在建国后的社会主义探索过程中出现失误是必然的,战争年代留下的思维方式、高效运转的行政机器和“一切行动听指挥”的军事化体系,急剧放大了高层的失误,给社会造成相当的破坏和心理创伤,以“文革”为最典型。
  
  正是出于对这一失误的反思和修正,也为了因应新时期国内外最新形势,中国在邓小平领导下开启了改革开放进程。以《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为标志,中国社会对于毛泽东的评价也从“神”降到了“人”。正如战争年代高举毛泽东旗帜是历史的必然,此时降低毛泽东的绝对政治权威也是一种历史必然,因为改革开放的实质是破除原有思想和行政教条桎梏,打开国门将包括资本主义国家在内的世界一切文明成果引入中国。改革开放在政治方面最明显的举措,就是革除了政“教”合一的领导体制,邓小平身体力行,虽然事实上掌握最高权力,但只作为“设计”师,而不担任国家最高领导职务。
  
  改革开放三十年来,中国在物质生活发展方面取得了巨大的、谁都不能否认的成就。但是,同样不能否认的是,这三十年也是西方各种思潮大举涌入、中国历史上各种丑陋腐朽思潮复活、贪污汹涌,传统道德沦丧,民运分子、邪教法轮功、各类“意念气功”在内地喧嚣一时,十四世达赖喇嘛分裂祖国的行为肆无忌惮,新疆三股势力暴恐行径十分猖獗的时期。具体缘由虽各不同,但平心而论,忽视整个中华民族的信仰维护,放弃用毛泽东这一精神图腾统一各族人民思想意识,只重物质生活不管精神生活,乃是共同的、根本的原因!而由于这一疏忽,西藏“3.14”暴乱和新疆“7.5”事件以及后续影响,不仅对中华民族命运共同体造成撞击,也在经济方面带来巨大的损失,在整个民族的心灵上造成巨大的创伤。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今天中国社会的现实一再证明彭真同志说的“我们这么大一个国家,这样大的一个政党,没有一面旗帜不行”。
  
  四、西方对中国的战略“文攻”:从丑化、否定毛泽东开始顺藤摸瓜
  
  对毛泽东进行“神”“人”分离,是解放思想、完成新阶段历史使命的必须。但是,正如文革发动起来后被“反革命集团”所利用,在局部造成失控混乱一样,改革开放后对毛泽东影响的淡化也被反华势力所利用,在主流意识形态将毛泽东请下神坛之后,这些势力喊着“把毛泽东还原成人”的口号,趁机对毛泽东进行“星火燎原”式的妖魔化,在神的毛泽东、人的毛泽东之后,以虚构乱编和污言秽语,全力打造一个“魔”的毛泽东。
  
  一些所谓的“作家、艺术家”,模仿所谓的魔幻现实主义、行为艺术等西方盛行手法,含蓄地控诉共产党“违背人性”;恶意编造、诋毁毛泽东人格的所谓揭秘式的文学作品自境外倒流。后来发展到有人以学术研究为名,开始对大跃进中饿死“数千万人”等无从准确考证的事情往毛泽东身上追责;有“历史学者”依据外国档案的记载,更指责毛泽东抗美援朝、中苏交恶等重大战略决策是“错误”;有“经济学家”批判毛泽东不搞改革开放和市场经济等等,对毛泽东个人和毛泽东时代的新中国进行全面否定。最后竟发展到赤裸裸地在报刊、微博和其他舆论媒体中直接对毛泽东及其家人进行辱骂,在手机短信中流传关于毛泽东的低俗段子,妖魔化毛泽东达到登峰造极,其语言之下流、情节之荒诞令人发指。与此同时,却大肆美化被我军击毙的张灵甫等为“抗日英雄”,含沙射影地谴责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的人民军队为“匪军”。这些人攻击毛泽东是突破口,消灭共产党是总目标;肆意散布历史虚无主义是假,蓄意对中国共产党的历史毁尸灭迹是真。
  
  而简单分析一下那些揭批毛泽东的所谓“经济学家”、“法律学者”、“政治学者”和“企业家”的出身,可以发现多是原国民党军政人员后代、当年文革造反派及“右派”、接受外国非政府组织资助的国内“学术机构”和个人、接受西方“普世价值”或皈依基督教,以及某些有着外国情报机构复杂背景、来历不明的人。趁中央对毛泽东政治评价的转换之机混水摸鱼,这些怀有阶级报复和投机心态甚至是身负某种特殊战略使命的人,把自己包装成现时代冠冕堂皇的身份,利用门户网站、微博、微信等新兴媒体,从政治、经济、军事乃至文学、道德、私生活等几乎所有方面,对毛泽东口诛笔伐万炮齐轰。
  
  毛泽东已成为历史人物。站在今天的时空,责难历史人物是容易的,但理解历史人物,最基本的常识是不能脱离当时的历史条件,否则便是无知和无赖,甚至无耻。以史为鉴地对毛泽东时代的经验教训进行回顾总结很有必要,对毛泽东的个人功过进行评述也属正常。但这种总结和评述必须是客观、理性、超越个人恩怨的,如黄克诚《关于对毛主席评价和对毛泽东思想的态度问题》。但在近年来蓬勃兴起的以网络、手机为平台的新媒体上,特别是在外资掌控、被西方政治理念洗脑的人员把控的一些大型门户网站上,这种理性、客观的文章已十分罕见,铺天盖地充斥着的大都是对毛泽东的肆意污蔑。这种情形引起广大民众的强烈愤慨和激烈反弹,社会上多次发生民众自发围追堵截、公开揭批反毛辱毛人士的情况。
  
  中国社会针对毛泽东“评价”截然对立,早已不仅仅是对毛泽东个人功过是非的再认识,而是意识形态领域复杂斗争的体现。
  
  五、反毛、拥毛现象的背后是民族绞杀、反绞杀
  
  改革开放,中国希望学习世界的先进科技成果、经济成果以及政治文明成果;但是,抱持冷战思维不放,坚定推行全球霸权战略目标的美国,也利用中国的改革开放实施对中国的经济控制、政治改革和军事威慑以及全面的文化入侵,试图重新拿回1949年丢掉的中国。在以美国为首的西方资本家大肆“合法”掠取中国经济利益的同时,其政治家也在以西方政治文化体系和宗教,大规模夺取原毛泽东的“思想信徒”。据不完全统计,中国已经有基督徒一亿多人,而信奉西方价值观的中国人,虽无精确统计,但从中国互联网和教育领域的局部调查中可以看出,其数字也十分惊人。和中国只计算经济意义上的GDP不同,美国更重视的是“得人心者得天下”。而要得中国人的人心,首先就要拿掉中国人心中的“神”,换上西方的“神”。
  
  中国人应该知道,在我们追逐自立自强中国梦的时候,当年的西方列强也在追逐他们当年打劫瓜分中国的梦想,日本回忆着入侵中国的大东亚共荣圈,甚至连一些原国民党的后裔也在做着卷土重来的前朝旧梦。中国梦成,他们梦碎;反之,若中国梦碎,则他们梦成。历史有时直行,有时轮回。一切都在竞赛中。
  
  晚清洋务运动失败,不是败于经济成就不突出,而是败于原有的以儒家学说为主导的文化体系被割裂、摧毁,其封建行政秩序随之瓦解,国家随之动乱和解体。太平天国也好,辛亥革命也好,究其精神文化实质,都来自于欧美宗教、政治体系。
  
  一部中国近代史,由西方的军事、经济入侵开始,最后达成由中国人自己按照西方政治文化的指引,对自己的国家进行彻底颠覆。整整一百年后,这一幕又几乎原封不动地发生在突尼斯、埃及、利比亚。苏联的垮台,也是在俄罗斯民族达到其历史上空前的军事强大、经济强大和扩张达到最大极限的时候发生的,根本原因依然是败于以文化为中心的信息心理(思想)战。由赫鲁晓夫开始对斯大林的否定,最终被西方利用扩大为整个苏联共产党的自虐,最后导致苏联各民族的互相怨恨、离心离德,最终解体。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循着历史的惯性,又想在中国使用这一套魔法。
  
  而令人扼腕的是,竟然有相当多的中国人对此不以为然,在阴谋已成阳谋,通过丑化毛泽东,达到其颠覆中国共产党和现行中国政治体制的动机,已经昭然若揭的情况下仍然将信将疑,看不到在社会上反毛、拥毛现象的背后,其实是大国博弈和民族绞杀、反绞杀之暗流涌动在“水面”上激起的浪花。
  
  毛泽东说过,“凡是要推翻一个政权,总要先造成舆论,总要先做意识形态方面的工作。革命的阶级是这样,反革命的阶级也是这样。”1945年二战即将结束时,美国即制定了在意识形态方面分化瓦解苏联的计划,中央情报局负责人艾伦•杜勒斯对杜鲁门和国际关系委员会说:“我们将倾其所有,拿出所有的黄金,全部物质力量,把人们塑造成我们需要的样子,让他们听我们的......我们要把布尔什维克主义的根挖出来,把精神道德的基础庸俗化并加以清除。我们将以这种方法一代接一代地动摇和破坏列宁主义的狂热。我们要从青少年抓起,要把主要的赌注押在青年身上,要让它变质、发霉、腐烂。我们要把他们变成无耻之徒、庸人和世界主义者。我们一定要做到。”1951年,美国中情局制定了针对中国的《十条诫令》,全面展开以和平演变,意识形态颠覆为核心的“信息心理战”。经过近半个世纪的努力,1991年美国实现了不战而胜肢解苏联的战略目标。
  
  六、毛泽东和那一代中国共产党人早就预见到苏联从变色道解体的必然
  
  新中国在毛泽东的旗帜下团结起来的广大军民,连续在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中两次战胜美国及其西方集团,并打破其一切经济封锁建立起相对完善的工业体系和农业体系,后来又拥有核武器,让迷信军事优势的美国一筹莫展。于是美国的战略家们将对付中国的主要战略调整为以心战、文攻为主,以武力威慑为辅,试图重演解体苏联的杰作,以兵不血刃地抵消20世纪中华民族解放战争的伟大成果,把中国乃至亚洲重新推回半殖民地状态,继续维持西方对整个世界的“奴役”——美国接过法国殖民者的遗产,发动越南战争的动机不是这样吗?毛泽东之所以发动“文化大革命”的初衷就是防止和平演变。一九六五年秋,党中央在大连棒槌岛召开会议。期间,叶剑英元帅感于时局写了一首七律《望远》呈送毛主席:“忧患元元忆逝翁,红旗飘渺没遥空。昏鸦三匝迷枯树,回雁兼程溯旧踪。赤道雕弓能射虎,椰林匕首敢屠龙。景升父子皆豚犬,旋转还凭革命功”。毛泽东对此诗大加赞赏,不仅推荐《光明日报》发表,还将“望远”改为“远望”,并亲自手书。诗中指马列主义的红旗已经在苏联虚无缥缈,淹没在遥远的天空。而苏联修正主义集团像黄昏的乌鸦围绕枯树而飞,对腐朽没落的东西着迷,不肯离去。在歌颂亚非人民“能射虎”“敢屠龙”之后,叶剑英将将赫鲁晓夫和勃列日涅夫视为三国演义中懦弱无能的刘景升父子,最后把扭转乾坤的希望寄托在中国和其他“革命”者身上。可以说,这时的毛泽东和那一代的中国共产党人就已经预见到,由于放弃了精神旗帜,苏联将堕入美国和西方和平演变的战略陷阱之中,国运难保。二十多年后,苏联共产党灰飞烟灭,世界上第一个、也是最大的社会主义国家解体了。如预言抗日战争的三阶段、解放战争的大结局一样,毛泽东的高瞻远瞩又一次被历史发展的进程所验证。
  
  七、西方“隐形意识形态军团”正发起对华大决战
  
  今天,国内外反党、反政府和反华势力,以制造毛泽东的个人舆论为突破口,步步为营,全面发起对中国的意识形态大决战,是历史的继续而不是时代的偶然。
  
  毛泽东时代高调警惕“和平演变”,1989年邓小平领导中国“沉着应对”,使美国文攻暗战策略大受挫折。但是,在苏联被肢解之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资本主义意识形态和国家集团,一边以牛刀杀鸡之势肢解欧洲唯一的社会主义据点南斯拉夫,成片扫荡中东社会主义国家集群,更对中国展开C形地缘包围,同时利用中国改革开放,成千上万的“非政府合作组织”以“意识形态隐形军团”的姿态,以学术资助、文化交流、教育合作的“战术”方式,全面挺进中国教育、文化、传媒体系,润物细无声地培养出大批亲美国亲西方的学者、教授、官员和青年。对攻击毛泽东最起劲的“中国人”,美国或通过非政府组织直接给予现金支持,或以美国文化机构授予各种荣誉。美国和西方还以诺贝尔奖和奥斯卡奖等手段,暗示鼓励中国文学家、影视人揭露传统文化和新中国的“阴暗”面,甚至不惜派出具有中国血统的“忠实的美国人”,或直接任命为美国政府官员,或聘以网络企业高管或赋予美国著名大学教授的名头,以事业成功的假象,利用舆论的变形放大巧妙包装成“中国青年导师”和“经济学家”,“辅导”中国青年向往美国的一切,误导中国企业和经济成为美国的附庸。(作者:戴旭;来源:《国防参考》)
来自群组: 国际军棋
*滑动验证: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链接申请|国际军棋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强军文化

国际军棋歌下载

GMT+8, 2018-12-15 10:10 , Processed in 0.121689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